劉熙載的教育人生

2021-08-10 19:43:44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陸素娟

  

  

  

  世人對劉熙載(1813-1881)有許多稱號:文藝理論家、文學家、語言學家、美學家、書法家、教育家,等等,每一面都有相當的成就註釋。考其行跡,當以教育為顯,他的一生,大抵與教育相關。17歲時,在興化設蒙館,為童子師;41歲入值上書房,為諸王師;45歲後,設館山東、山西等地,為士子師;52歲,授補國子監司業,主管中國最高學府教育事務;53歲任廣東學政,督學全省教育;55歲,主講上海龍門書院,為諸生師,一講就是十四年。劉熙載的人生履歷中,為學官,為人師,是濃墨重彩的兩筆。

  嘉慶十八年(1813),劉熙載出生在興化城內一個清寒的知識分子家庭。十歲喪父,“數歲復喪母,煢煢靡所依”,劉熙載就這樣度過了青少年時代。都説童年的經歷會影響人的一生,劉熙載性格中的自律、謹慎、堅韌,也許與他早年的生活不無關係。物質上,他的一生都沒有富裕過。後來考中生員,入文正書院,以每月的膏火銀助其完成了學業。三十二歲考中進士,因文章書法都優,選為翰林院庶吉士。

  咸豐三年(1853),劉熙載值上書房,教皇子皇孫們讀書,每天步行上班,風雪天亦如故。劉熙載很少交遊,大多閉户靜讀。咸豐皇帝見劉熙載早晚無倦容,體力充沛,問其所養,答以“閉門讀書”。

  同治三年(1864),劉熙載被任命為廣東學政,攜長子南下赴任。“院試”是童生升為生員的三級考試中關鍵性的一次,它決定是否錄取。三年任職期間,學政輪次巡查各府,組織生員“歲試”,並依此確定等級。

  劉熙載先後聘請了強汝諶、林昌彝為助手。強汝諶此時還是秀才,正走在奔赴科舉的路上。同治四年(1865)到達廣東,襄助劉熙載校理課藝。劉熙載又聘福建舉人林昌彝襄校文卷。劉、林同行,劉熙載問林昌彝六書源委、《説文》聲音訓詁。林昌彝作三千餘字的《舟中對》迴應,全文均用駢偶。林昌彝於學問,有己見,不泥古,深得劉熙載賞識。一路隨劉熙載到各府州督查文教、考校諸生。

  同治六年(1867)春,劉熙載赴上海,主講龍門書院,這一講,就是十四年。這是龍門書院歷史上的輝煌時期。

  龍門書院是今天上海中學的前身,同治四年(1865),道台丁日昌創辦,同治六年(1867),在此基礎上擴建,凡講堂、學舍、亭廓五十多楹,書院初具規模。

  劉熙載的教育主張與龍門書院的教育理念契合。在廣東學政任上,劉熙載以《懲忿》《窒慾》《遷善》《改過》四箴訓誡士子;主持龍門書院期間,劉熙載常教育子弟“士處達處窮,都應以正人心、維世道為己任”,認為教育是匡時救弊的重要途徑。他提倡教育以正人心、遷善改過為本,強調知行合一,尤重躬行。

  劉熙載是龍門書院第三任山長,入書院正是其初創時期,一切有待完善。首任山長顧廣譽仿陳確庵、陸桴亭兩先生的大學日程法,以課諸生。第二任山長萬斛泉制定書院條約,嚴修規章制度。劉熙載在前任作為的基礎上,進一步完善教育教學規範,言傳身教。其時,龍門書院的影響達到了歷史高峯。

  龍門書院課程的設置與教學管理方法的落實,讓學者切實而不盲目,教者稽考有所依憑。劉熙載優化傳統書院的教學模式,龍門書院的教育教學的效果顯著一時,遠近士子聞風來學,有記錄的達數百人。學舍容納不下,就闢旁屋安置。學生們從記日記的做法中收穫良多,人們傳播它,感激與讚賞溢於言辭。

  在堅守傳統文化的同時接納新學。他的許多學生涉獵新書,留心時務,無意舉業,選實學作為經世之本。劉熙載任由學生生髮興趣,他的責任是適時的點撥與指導,胡傳就是他指引成器的地理學大家。

  胡傳,字鐵花,近代文化名人胡適的父親。同治七年(1868),胡傳以特等第三名考入上海龍門書院,師從劉熙載研習經史,前後三年。

  胡傳曾問學於劉熙載:聖人為什麼因材施教?劉熙載答疑,一因人的氣質不同,其才華短長不一。在唐虞之世,禹治水,稷教稼,契為司徒,皋陶為士。在孔門則子路長於治兵,冉有長於理財,公西華長於禮樂。皆因才華各有側重,才有如此多的面貌。二因其志其學不同,教師順其所志才能引導其學。如現在書院諸生,有的好治經,有的喜閲史,有的好宋儒之書,有的樂喜詞章,有的酷好作詩。彼此同讀一書,而所見各有不同,皆因其志向影響了閲讀與見識的視角。所謂智者見智,仁者見仁。三是相同的志向,不同的學生,教法亦應變化。所謂知之者不如好之者。劉熙載認為,禮樂、兵刑、天文、地理、農田、水利,皆有專書,皆為有用之學。能專習一種,自有一長,泛泛涉獵,無益於學。劉熙載因材施教,地理、軍事、經義、詞章、算學,他的學生們亦各揚其長,成為近代各個領域的專家。

  胡傳有感於鴉片戰爭後,中國的邊地一再被侵佔,有志於邊防地理。平時看《資治通鑑》,胡傳發現歷朝用兵爭戰之際,成敗的關鍵在於是否得地利,有心研究,卻苦於自己不懂地理。一日,與先生談起,先生指點,應先看《禹貢》,而後再看歷代地誌,這樣就可大略知道各地的建制沿革。

  同治六年(1867),劉熙載受聘龍門書院之初,為便於學者習而複習,即着手編寫《持志塾言》。這是一本教學教育思想隨筆,全書分上下兩卷,以格言為形式,闡述立志、為學、修行、處世、濟物等方面的見解與主張。劉熙載説人生,“立志”應“正而實”;“窮理”須致用;“力行”要專一和堅持;“人品”觀志與行。劉熙載説教育,“為學”重“仁義禮智”;“從師”則崇德,“師道立,則善人多”;教雖多術,終引人向善,應因材施教、循序漸進。劉熙載把他人生的最後時光熔鑄在龍門書院。他管理書院,日日巡查督促。

  他與士子論學,每每深夜方歸;他關注諸生日常,不時賙濟貧困士子。胡傳老家修宗祠,因經費不足而停工,其父多年滯留他鄉,無人決策,他向老師諮詢,劉熙載力勸其歸,擔當治家重任。胡傳辭行,劉熙載問及道路長短、險阻,舟輿方式,細細叮嚀,寄存厚望。他在日日的相見,細細的瑣事中與士子建立了深厚情誼。學生愛之,敬之,仰而彌高。

  光緒六年(1880)劉熙載在書院染寒疾,日益嚴重,弟子沈祥龍等人,用輪船送歸興化。

  劉熙載的一生,科舉從政都是襯托,著書育人才是他真正的志業和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