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氏宗祠與泰州學派

2021-08-10 19:45:33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顧盛杉

  王氏宗祠又稱王公祠,坐落姜堰城區東后街,系“泰州學派”創始人王艮、王棟、王襞的祀祠,也是“泰州學派”在明清時代的重要講學活動場所,始建於明朝萬曆年間,迄今已有430餘年,為姜堰地區歷史悠久、人文底藴深厚的唯一古代建築。

  王氏宗祠與“泰州學派”之間有着密不可分的歷史文化因緣,從王棟留下的《會學十歸》《一庵會語》《會語續集》等著作可以看出,王棟繼承王艮思想學説,把“泰州學派”的思想原理、理論初衷、學術主張置於歷史發展的特定過程中進行全面認識和系統闡釋,把握住思維動態性和歷史時空性,無論是主會講學、開門授徒,還是周遊四方、隨處講學,都注重抓住王艮學説的精神實質,提出不少適合學術進步和時代發展的思想觀點,豐富和拓展了王艮樂學的思想內容。

  王艮的《樂學歌》是“泰州學派”的形象寫照,以質樸無華、一詠三嘆的語言,淺顯易懂地表達了深刻精闢的樂學思想。

  《樂學歌》是平民儒學奏響的時代旋律。“百姓日用條理處”,正襟危坐者、庠序受教者、荷鋤肩筐者、牙牙學語者……男女老幼吟唱傳誦。潛移默化中,不斷激發人們對“王道”社會的嚮往和追求,促進歷史的進步,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,《樂學歌》顯示出經久不衰的生命力。

  王棟對《樂學歌》中“自將私慾縛”的內涵從目標、方式、要求等方面一一予以深刻的闡釋,指出在現實社會環境面前,要尊重客觀,做到“順事恕施”,承認現實,順應時事的變化,做出適合時代潮流的行為舉止,從而進一步提高了“人心本自樂”的境界和層次。王棟所處的時代,社會形勢變化萬端,文化思想空前活躍。作為平民儒學的後起之秀,王棟提倡“樂”在“應時之良知”的環境中,提醒有“良知”者要順應歷史潮流,這種“樂”是能“應萬變而不失”的物質性體現,是“學”的至高境界。

  作為“泰州學派”物質載體的重要組成部分,姜堰“王氏宗祠”可謂舍此無它的歷史文化精品。姜堰“王氏宗祠”門額長115釐米、寬40釐米,刻於明成化九年(1581年),現完好保存在姜堰王氏宗祠大門頂上。王公祠田界碑長110釐米、寬32釐米,現作姜堰“節孝祠”樓下踏腳石,字跡隱約可見。“節孝”二字碑長110釐米、寬38釐米,今嵌在姜堰節孝祠上樓梯口牆上。“姜堰王氏,輔口口案”碑長84釐米、寬55釐米,今存於姜堰三賢祠後門門檻下。

  “三賢”之一的王棟,字隆吉、號一庵,泰州姜堰人,生於弘治十六年癸亥年(1503年),卒於萬曆年辛巳年(1581年)。王棟幼時隨父習醫舉業,年十一,瘟疫流行,奉父命備藥材施救村鎮,行至沙村(現屬橋頭鎮),父遇馬噬齧,幾為所傷,乃卒。之後,王棟遂“業儒”,24歲時補泰州學官稟生,始從師王艮學道。56歲時由歲貢授江西建昌南城縣訓導台使,聘主白鹿洞會,又主南昌正學書院會,創太平鄉等處布衣為會。後補山東泰安州學、江西南豐教諭,擢升州學正。王棟70歲回故鄉姜堰,“開門授徒,遠近風動,並創‘歸裁草堂’,著《會語續集》,創族譜,立宗祠,置祭田,定祭典”。據文物調查,《樂學堂家族譜》仍存姜堰地區,“王氏宗祠”漢白玉石刻門額至今如初,嵌於穿堂三進的“王氏宗祠”門廳之首,陽文正楷,石青糝之;花崗岩質祭田界樁上刻“王公祠土地界”,豎排兩行,陽文正楷,歷歷在目。這些文物生動體現了王棟晚年的業績。“王公祠五女墓碑”“節孝祠”石刻、“節孝”牌坊石額等文物具體展現了“泰州學派”對後世直至清代的巨大影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