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令戚氏五世詩話

2021-08-10 19:46:00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戚正欣

  

  延令戚氏起源於戚邑,河南濮陽戚城為其發祥地,現延令柴墟一支出自宋名儒堅素公之後,為避元季之亂由蘇州閶門卜居柴墟。數百年中,戚氏恪守“忠厚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”的家訓,克勤克儉,耕讀傳家。

  延令《戚氏族譜》中記述了不少延令戚氏歷代所出的太學生、邑庠生情況,有的高中了進士,如戚氏九世孫戚世光,於明天啓二年(1622)中武進士。另外,《戚氏族譜》中還規定了在科考中凡戚氏子弟被不同等次功名錄取的獎勵標準,在如此濃厚的教育氛圍中,清初一百五十年間延令戚氏門中出現“五世五詩傑、一門滿書香”就不足為怪。

  延令戚氏五世詩人中的第一代是延令戚氏十世孫戚嚴陵,生於明萬曆四十六年(1618),自幼“性喜詩,尤工書”。弱冠之年便遊學京師,他的詩書才華得到時任尚書龔芝麓的賞識,將其聘為西席,後成忘年之交。在京期間,在龔芝麓的幫助下,將以往所著詩文整理刻印成《浮漚》《擬止》《燕遊》三輯刊印,一時海內傳頌。

  1644年甲申之變後,龔尚書家毀於戰火,他攜詩集殘卷歸隱家鄉,於延令柴墟之西南廣栽花卉,建成萬花草堂一座。自此閉門檢點詩集,《通州郡志》及《泰興縣誌》均收錄其部分詩文。

  戚嚴陵一生“以詩成名”,又“執教為業”。柴墟戚氏萬花草堂建成不久,他因有京師坐館的聲譽,遠近不少學子紛紛前來求師。他在萬花草堂開設了讀書館,即“學塾”,接收周邊鄉鎮中少數大户人家子弟及族中子侄入學,此舉為鄉梓培育了一批人才。

  延令戚氏五世詩人中的第二代是戚氏十一世孫戚珍,字元瑛,號思園,戚嚴陵弟戚維京之第二子,生於順治十四年(1657),卒於康熙四十四年(1705)。戚珍幼時,老一輩人稱其“書籍過目不忘”,翰林學士張樸園“奇其才有國士之目,其為文清真雅正”。

  從所遺存的詩中可以發現,戚珍是最早以七律詩描繪“柴墟八景”的口岸詩人。以《洲堤楊柳》為例:“極目長堤樹樹煙,斷腸春色滿晴川。垂將弱線千重影,遮卻斜陽一半天。沙岸迷離風雨外,人家牽惹水雲邊。欲攜斗酒雙柑去,好聽鶯聲奏管絃。”

  延令戚氏五世詩人中的第三代是戚氏十二世孫戚珍之子戚詒仕,字豐孫、號枝巢、古狂,生於康熙四十一年(1702),卒於乾隆二十六年(1761),戚詒仕幼讀經史、博覽羣書,尤精詩詞和古文,生性孝友,行止端方,在科考中取為“廩生”,受到著名學憲劉墉的召見並“賦詩以贈”:“文章卓絕古嘗有,孝悌完全世所稀。”

  戚詒仕深居簡出,筆耕不輟,時人多識其文而不識其人,著有《四書説約》《四書全章》《玉汝堂文集》《玉汝堂詩集》《古狂吟》等。

  鄉梓名士夏之蓉在為其所立傳記中記述:“臬憲李公觀風見其詩文,訝為仙才。道台黃公過嶽王祠見其題壁詩,亟欲延見。督憲那公、黃公一起提出,以‘孝友可風’四字立碑於旌善亭,樹其為文人典範。乾隆八年(1743)泰興知縣薛清來“慕其品,重其才,親為造廬”,送詒仕匾額“經明行修”。

  延令戚氏五世詩人中的第四代是戚氏十三世孫戚顏開,戚詒仕之子,字皇揆,號霽巖,生於雍正八年(1730),卒於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顏開“有古君子風,言語不苟跬步,必飭兢兢然”。以故一時老幼鹹目君為長者。可惜天不假之以年,未竟所施,年33歲竟撒手人寰,留有《霽巖文集》《霽巖詩鈔》等著作卓然可觀。

  延令戚氏五世詩人中的第五代是戚氏十四世孫戚承訓,戚顏開之子,字酒村,號硯北主人,乾隆二十六年(1761)生,卒於道光十一年(1831),他自幼聰穎,飽讀詩書,博古通今,為人生性豪爽,胸懷大志,以詩酒花木為伴,雖貧猶樂。他在《感懷》中寫道:“鶉衣百結服儒巾,終日魂消不是貧。皓月清風憶往哲,青燈夜雨哭先人。氣衝霄漢心常壯,意塞寰區志未伸。落拓休教髀肉滿,英雄自古起艱辛。”他學習祖父,刻苦攻讀。“一窗燈火百年心,想見當年攻苦勤。讀到五更還未已,開門一笑更長呤。”

  戚承訓非常留意家鄉的自然美景,其時各地修志時,都把當地的風景歸納為“八景”或“十景”加以宣揚,他在考察當地美景的基礎上,結合前輩(如他的高祖戚珍)的已有成果,編寫出《柴墟八景》,標題分別是:洲堤楊柳、圌峯積雪、古渡歸帆、慶元夕照、新豐曉騎、壽勝疏鍾、江閣驚濤、蘆岸桃花。每首詩的字裏行間都抒發了他熱愛家鄉的情感,表達了他對美好生活的追求。